冷莫凡
冷莫凡
由愛構成,以愛為念, 啁啾不休,熱血未絕。

那這篇就叫作對梁德繩的應援文好了。XD

這個標題是上承(?)我多年前讀陳端生《再生緣》時所寫的心得,那篇叫作〈其實是我對孟麗君的告白文。(毆)〉。XD

多多多年之後,我終於還是看完了梁德繩寫的那三卷。XD
然後我必須要非常懇切的說,梁德繩這份同人創作是真的寫得很好,她真的對得起原著跟原作者,不用力強調一下我都覺得我對不起梁德繩。XD

一如我當初看完陳端生原著的前十七卷時就說的,我認為梁德繩文章的走向是無可厚非的,甚至可以說,是非這樣走不可的,因為陳端生早就把路鋪好了,梁德繩只是疏導角色們真正踏上那些道路而已。她不僅在情節上完全依循陳端生留下的明、暗示去處理,也盡量關照了角色的情緒,就續寫的定位而言,我覺得她已堪稱面面俱到。

梁德繩的書寫相當細膩,她說自己是「搜尋遺事續餘音」,我覺得她的確很注意避免遺漏了任何一點,人物的心理狀態也就有了足夠的時間去鋪陳,環境的轉變也就能與人物扣合,可以清楚看見生存於其中的人物如何面對自身生活的變化,整個故事的開展因而能具備一定的條理,又帶有一絲溫柔敦厚,相對就比較能接受。(笑)

事實上有好幾個段落都讓我驚嘆於梁德繩閱讀之透徹,她的書寫透露出的是她對故事脈絡、角色狀態乃至陳端生意圖的充分理解,而且,她認同。
我認為梁德繩的續寫態度是非常忠實的,雖然當中必然會夾帶她個人的評論,但她沒有背離原著,我覺得有一個很重要的理由在於她跟陳端生的思想本來就不衝突,所以她延續也不為難,或者反過來說──就是因為梁德繩其實是肯定、支持陳端生的,所以梁德繩才寫得出這樣的續。
在我看來,她的續文作為一種評論,除了有意強調她自身對蘇映雪的愛以外,其餘基本都是抱持著贊同的意見。
尤其是對孟麗君,我覺得她同樣深受吸引,所以也忍不住努力為孟麗君辯護。梁德繩不但再現了孟麗君與陳端生的傲與恨,而且她說:她們會以這樣的態度面對社會,也是無可厚非的。我認為,這同時也是梁德繩藉機一併舒吐的自己的心聲。畢竟,現世人生裡,誰也沒有主角威能。縱然是書中人,終究也是被「外力」給「桎梏」著的。寫第十七卷的陳端生痛陳這一點,而梁德繩所嘗試達成的,不妨說,是安頓身心,是想辦法在面對「不可抗」的種種時,不會被壓垮。

記幾個印象深刻的段落。

第十八卷末尾,孟麗君暫押天牢,內心感慨:「顧影自憐還自嘆。可憐你。明朝要改女多嬌……芝田啊芝田。你今仗勢依同胞。泰山壓卵諒難逃。賴中宮。幫你把我機關破。並非是你智謀高。不是麗君誇口說。我與你。大展文才試試瞧。像你這。一分武夫怎稀罕。榮華賴我女英豪」。

第十九卷開頭,孟麗君返家後對父母說:「孩兒無意戀紅塵。深閨奉侍雙老邁。避跡仙山學道真。若云皇甫家中事。兒雖然。未結絲羅報已深」;而後回房復裝時,心中想的是:「恨轉增。暗把芝田罵一聲。四年心血歸東海。一旦衣冠棄似塵。咳。孟麗君呀孟麗君呀。好一場大夢也」;甚至,後面還寫了一段孟麗君從未穿耳的情節。

寫到孟麗君候旨謝恩時,皇帝「欲思召彼上金鑾。看看他。今朝女扮如何樣。怎奈是。礙著朝中文武官。況且又。國舅亭山俱在此。使麗君。成何體統有何顏。數載君臣相得合。今朝臉面要周全。想他亦。萬分勉強將恩謝」,遂令孟麗君直接往太后宮中,而麗君是「……聞聽喜心歡。感謝君王恩德深。今朝若上金鑾殿。怎好見。同僚文武眾公卿。好好的。紫袍玉帶風流相。忽變作。紅顏綠鬢女釵裙。若是方才來召進。有何面目好羞人。還是揖來還是福。還是拱來敘寒溫。況且是。少華亦在班中列。更兼多半是門生。聖心細緻能周到。今日可稱知遇恩」。

再寫皇帝與皇甫長華的對話,更提到:「管他是男和是女。只要他。才情敏捷決難疑。作作官時無所礙。何勞國母厭煩伊」。後續也力寫孟麗君的公主氣派,「宛如那,九重天子進宮寮」,寫孟麗君的美貌即便是皇甫長華也「魂消」、「動了惜玉與憐香」。

諸如此般,都讓我感受到了梁德繩讀寫的精準。

以及梁德繩再三強調孟麗君的強硬是無可奈何。
第二十卷,梁德繩以她最喜愛的角色蘇映雪為孟麗君發聲:「這也怪不得小姐。真是騎虎之勢……也叫著出於無奈」。即便是全書末尾那段皇甫敬的批評,梁德繩說的仍然是「這也怪你不得」。

我覺得梁德繩對自己的續文還蠻滿意的,而我認為她的確值得自信。

我讀的版本。上海古籍出版社,清道光二年的寶寧堂刻本。

我讀的版本。上海古籍出版社,清道光二年的寶寧堂刻本。

0 Comment